通缉犯虞兮

一个懒上天际的坑品很差的辣鸡文画手……cp洁癖了解一下,自家cp是香仔小溪。时不时来发日常hhh

关于这次活动的产粮总结

拉底老师们的产粮质量真的对不起了!感谢老师们能让我参加活动!

追凌糖果小屋:

这里是宣传图 @画漫画很累 追凌一起睡觉觉啦!


第一棒!0:00 @一个假人     桔梗呀【主题:花语】
第二棒!1:00 @盘羊驼      牛郎织女排队排【bushi】【主题:兔子】
第三棒!2:00 @鹿薰er      朝夕【主题:娴静】
第四棒!3:00 @千代铭      朝夕【配画】
第五棒!4:00 @洛三辰      初恋【主题:初】
第六棒!5:00 @赑玖玖儿     初恋【配画】
第七棒!6:00 @艹老师      萤火情珊【主题:萤火】
第八棒!7:00 @流霜       萤火情珊【配画】
第九棒!8:00 @咸鱼那么个君   两只兔子【主题:兔子】
第十棒!9:00 @知秋没有追凌会die    古镇又细雨【主题:细雨】
第十一棒!10:00 @啊啊啊啊阿零p(´⌒`。q)。゜.    还是兔子【主题:兔子】
第十二棒!11:00 @通缉犯虞兮      黄粱一梦【主题:萤火,梦境】
第十三棒!12:00 @包子君萌萌哒    初恋进行时【主题:初】
第十四棒!13:00 @苹果qvq     初恋进行时【配画】
第十五棒!14:00 @霜雷争鸣      岁华【主题:梦境】
第十六棒!15:00 @风雨潇潇   玉帘开【主题:花语】
第十七棒!16:00 @Sep青阳        折枝【主题:初】
第十八棒!17:00 @Sakyo三右    折枝配画
第十九棒!18:00 @松野鱼松      七夕【主题:萤火,美食街】
第二十棒!19:00 @扌免      萤火【主题:萤火】
第二十一棒!20:00 @嵛道长    萤火【配画】
第二十二棒!21:00【临时改人】 @杜千曙    是情头【无主题】
第二十三棒!22:00 @云里雾里梦里没你    那什么梗【主题:初】
第二十四棒!23:00 @灼天    不知道标题而且还自带配文【主题:萤火】


彩蛋一号  @性感沙雕在线弃坑跑路      震惊!某以雅正闻名的世家公子竟然......


彩蛋二号 @兔仔     七夕来许个愿吧!


突然发现兔子这个主题好多人选啊.....
然后还有初......


总之这次的活动就告一段落啦!
我夸爆产粮的太太们噫呜呜呜他们是天使

【追凌】黄粱一梦

#追凌七夕活动
#11:00
#主题【萤火】【梦境】
#七夕活动的沙雕
#ooc预警
#前面主要老一辈故事注意避雷
#黄粱一梦,美梦成真
——————————————————

“唔……这是什么情况……”金凌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情景。

那日,雷雨夜,观音庙,封聂明玦。蓝忘机与魏无羡互通心意,兰陵金氏家主金光瑶,与聂明玦一同进了棺材被封印……

永世不得超生。

然而金凌并不知道这一切,他看了眼身上的衣服,明艳的金星雪浪袍,上面染了丝丝血迹。手中还握着岁华,旁边是他的宠物犬仙子。

“我……这是穿越了?”金凌看着这一切十分不解,他望向周围,大舅和他的男朋友都在,小叔叔也在。所有人身上无外乎都是古装,小叔叔和他穿的一样的金星雪浪袍,大舅魏无羡一身黑,他男朋友蓝忘机和他哥蓝曦臣一身白,头上的抹额像是披麻戴孝。大舅魏无羡这时紧紧的抱着他男朋友蓝忘机,似乎是为了什么事情。

“蓝湛,我刚才说的你都听清了吗?!”

“你……你方才说……”

“我说我是真心想和你……”

“咳咳……魏公子你这话说的时机真对,场合也真对。”

“蓝宗主,可我真的一点都不能再等了。”

金凌听着众人的对话,心中暗自分析着眼下的情景。

“我这是回上辈子了?虽然第一人称却无法控制自己活动?算了就当看电影好了。大舅和他男朋友似乎刚刚表白了?小叔叔也在这里……情况有点不太对……”

小叔叔金光瑶命人挖着东西,可是并没有挖到。他看起来脸色忽青忽白,十分难看。饶是如此,他也没有责骂手下,只是催着他们快些。

观音庙里的观音眉目如画,但与一般的观世音像相比,这个观音像多了几分清秀和美,少了几分慈眉善目。乍一看不觉得如何,可仔细看看,却与小叔叔金光瑶有几分相似。

蓝忘机找来了四个蒲团,一个给了他兄长蓝曦臣,一个给了金凌,剩下的给了自己和魏无羡。可能是怕做电灯泡吧,金凌和蓝曦臣同时把蒲团挪远,眺望远方。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他道:“蓝湛,你,你看着我。

他声音还有点发紧,蓝忘机道:“嗯。

深吸了一口气,魏无羡低声道....我记性是真的很差。从前的事,有很多我都想不起来了。包括不夜天那次,那几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闻言,蓝忘机微微睁大了眼。

魏无羡猛地伸出双手,紧紧抓住他的双肩,接着道,“但是!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对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我都会记得一件也不会忘!”

“……”

魏无羡道:“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

“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
你,没法离开你,随便怎么你。

“……”

“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

魏无羡并起三指,指天指地指心道:

“还想天天和你上床。我发誓我不是什么一时兴起也不是像以前那样逗你玩儿,更不是因为感激你。总之什么别的乱七八糟都没有,就真的只是喜欢你喜欢到想和你上床。除了你谁都不想要,不是你就不行。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爱怎么来就怎么来,我都喜欢,只要你愿意和我....

话音未落,忽然有一阵狂风呼啸而入扑灭了观音庙内的排排烛火。

不知不觉间,细雨变成了暴雨,观音庙外摇摆碰撞的灯笼也早已被雨水浇熄。四周蓦地陷入一片漆黑。

魏无羡与蓝忘机紧紧相拥,低声说着什么。

门开了,进来的是苏涉。他手上还拎了一个人,似乎是聂二叔聂怀桑。

“苏涉,你这是……”

“路上看见的,想来应该有些用处,便抓了过来。”

“你伤了他?”

“没伤,吓晕过去了。”

“悯善你下手不要这么重,他不经吓也不经摔。”

“是。”

金凌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不知其他事了。

………

再度睁眼,却看见自己脖子被小叔叔用琴弦勒着。

金光瑶眼角还挂着泪珠,沉声到:“别动。”

这下倒也是真猝不及防,江澄仿佛回到少年时,对魏无羡吼道:

“你不是说已经缴了他的武器了么!”

“我确实缴了他的琴弦!”

一旁的蓝忘机看出端倪,冷声说到:

“他的琴弦藏于体内。”

其他人顺着蓝忘机指引看去,看见金光瑶侧腹处有一处红晕正在渐渐扩散。琴弦颜色之所以是红色,因为它是血淋淋的,金光瑶趁人不备,用手指刺破腹部将琴弦挖出来。

又有谁能知道,为了留这一手,金光瑶能如此对待自己。虽说琴弦很细很小,但那也是一团金属异物。在血肉之躯里的一团异物随着人行动,那感觉不会舒服。

“阿凌!”

“江宗主不必这么激动,阿凌毕竟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还是那句话,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过段时间自然会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阿凌。”

江澄见到金凌被绑十分激动,魏无羡也不由自主的随之一动,却被蓝忘机拦下来,这才没有乱了分寸。而金光瑶扶着金凌站起身,说了那番话。

蓝曦臣缓缓的道:“金宗主,你又撒了一次慌。”

金光瑶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金凌又觉得眼前发黑,心中骂道:

“什么辣鸡穿越,还带着拼命切时间线的啊!”

………

再次睁眼,脖子上的琴弦已经没有了。他与江澄站在一处,而他的小叔叔金光瑶,被蓝曦臣一剑当胸,满脸错愕。其他人也为这突然的变故一惊,魏无羡霍然起身问道:

“怎么回事!”

聂怀桑道:“我我我……刚才看见三……不是,是金宗主把手伸到身后……不知道是不是……”

金光瑶低头看着贯穿自己胸口的一剑,嘴唇翕动,想说话,却因为已被下了禁言,想说什么都没用。魏无羡觉得这情形有些不对劲,还没等他发问,金光瑶却咳出了一大口血,哑声道:

“蓝曦臣!”

金光瑶居然自己强行冲破了禁言术。

金光瑶现在浑身上下都是伤,左手被毒烟灼伤,右手断腕,腹部缺了一块,周身血迹斑斑,刚才连坐着都勉强,此刻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竟然靠着自己就站了起来,又恨声喊了一次:“蓝曦臣!”

蓝曦臣看起来失望至极,同时也难过至极。

“金宗主,我说过的。你若再有动作我便会不留情面。”

金光瑶却恶狠狠地呸了一声,道:

“是!你是说过!可我有吗?!”

他金光瑶在人前从来都是副温文尔雅 ,风度翩翩的面孔,这时居然露出了如同市井泼妇般凶蛮的一面。见他这幅大为反常的模样,蓝曦臣也感觉出了什么问题,立即回头去看聂怀桑。金光瑶大声笑道:

“得了吧!你看他干什么?别看了!你能看出什么?连我这么多年都没看出来呢!怀桑,你可真不错啊。”

聂怀桑瞠目结舌,似乎被他突如其来的指摘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金光瑶恨恨地道:

“我居然是这样栽在你手上……”

他强撑着想走到聂怀桑那边去,可一把剑还贯穿着他的心口,走了一步,立即流露出痛苦之色。蓝曦臣既不能给他致命一击,又不能贸然拔剑,脱口道:

“别动!”

金光瑶也确实走不动了。他一手握住胸前朔月的剑锋,定住身形,吐出一口血,冷声道:“好一个一问三不知!难怪了... .藏了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

聂怀桑哆嗦着,说道:

“曦臣哥你信我,我刚才是真的看到他……”

然而金光瑶面色狰狞,喝道:“你!”

他又想朝聂怀桑扑去 ,剑往里又往他胸口里插了一寸,蓝曦臣也喝道:

“别动!”

之前他已经吃了金光瑶无数个亏、上过他无数次当, 这一次也难免心怀警惕,怀疑他是因为被聂怀桑拆穿背后的动作情急之下才故意反咬,只为再次使他分神。金光瑶轻而易举地读懂了他目光中的意思,气极反笑,道: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他吸进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怔然。

金光瑶又喘了几口气,抓着他的剑,咬着牙。

“当初你云深不知处被烧毁逃窜在外,救你于水火之中的是谁?后来姑苏蓝氏重建云深不知处,鼎力相助的又是谁?这么多年来,我何曾打压过姑苏蓝氏,哪次不是百般支持!除了这次暂压了你的灵力,我何曾对不起过你和你家族?何时向你邀过恩!”

听着这些质问,蓝曦臣竟无法说服自己再去对他使用禁言。金光瑶继续说道:

“苏悯善不过因为当年我记住了他的名字就能如此报我而你,泽芜君,蓝宗主 ,照样和聂明块一样容不下我,连一条生路都不肯给我!”

这句说完,金光瑶突然急速向后退去朔月从他胸口拔出,带出一串血花。江澄喊道:

“别让他逃了!”

蓝曦臣两步上前,不费吹灰之力便将他再次擒住。金光瑶现在这个样子,跑得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就算是金凌蒙上眼睛也能抓住他。何况他多处受伤,又中了致命一剑,早已无需防备了。可魏无羡却突然反应过来,喝道:“他不是要逃!泽芜君快离开他!”

已经迟了,金光瑶断肢上的血淌到了那口棺材之上,淅淅沥沥的鲜血爬过魏无羡原先画过的地方,破坏了符文,又顺着缝隙流进了棺材。

已经被封住的聂明块,猛地破棺而出。
 
棺盖四分五裂,一只苍白的大手扼住了金光瑶的脖子,另一只,则探向了蓝曦臣的喉间。

原来金光瑶并不是要逃跑 ,而是要拼着最后一口气,把蓝曦臣引到聂明块这边,同归于尽。

蓝忘机斥出避尘,风驰电掣着朝那边刺去,可聂明块几乎根本不畏惧此类仙门法器,即便是避尘击中了他,多半也无法阻止他进一步缩小和蓝曦臣喉咙之间近在咫尺的距离。

然而,就在那只手还差毫厘便可扼住蓝曦臣脖子时,金光瑶用残存的左手在他胸口猛地击了一掌,把蓝曦臣推了出去。
 
他自己则被聂明玦掐着脖子拽进了棺材里,高高举起,就像手中举着一只布偶一样,画面可怖之极。金光瑶残存的一手掰着聂明玦如钢铁一般的手掌,因痛苦而挣扎不止,一边披头散发地挣扎,一边从眼中放出凶光,声嘶力竭破口大骂道:“聂明块我操你妈!你以为老子真怕你吗?!我……”
 
他呛出一口艰难万状的鲜血,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异常残忍且清晰的一声“喀喀”
 
金光瑶喉间发出一丝咽气的鸣咽。金凌肩头一颤,闭目捂耳,不敢再听再看。

雷雨夜,观音庙,藏锋十余载,镇压聂明玦,计杀金光瑶,二人永世不得超生。

“小叔叔……死了……”金凌喃喃自语。

然后眼前一黑,思绪像是穿越到了下一个时间……

兰陵,金麟台。

金星雪浪的香气还未消散,金麟台上人头攒动,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仪式。随之从中走出了一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眉间点血,衣上牡丹,身上背着岁华,目光冷冽注视着前方。他的身后跟着很多老一辈的人,那些人表面上恭恭敬敬,实则心中各怀鬼胎。

很快一个长老的声音出现,打破了现场的嘈杂。人们很快都安静下来,听着他宣读接下来的东西。

“兰陵金氏新任家主,金凌金如兰。”

“拜见新家主!”

金凌再度睁眼,便是站在金麟台之上,接任新家主。今天他接任了兰陵金氏新任家主一职,应当是喜庆事,可是金凌看起来仍然不是特别高兴。

“哎,你说,这小孩接任金氏这烂摊子,行不行啊?”

“我看不行,你看他小叔叔金光瑶造下的孽,说不定他和他金光瑶一样,也不是什么好苗子。从小有娘生没娘养的,谁知道。”

“对啊,金氏这么下去迟早要垮台,我看这个小孩接任,不行。”

四周响起悉悉索索的窃窃私语声,大多都是关于金凌接任家主一职的议论。也大多不看好他们未来的顶头上司金凌,认为他不可能让金氏重回当年风光。

“啧,我迟早成为金氏最好的家主,你们等着吧。”金凌听了下面的窃窃私语后,心中暗自发誓。

“阿凌,恭喜啊!新一任的金家家主。”

“蓝愿你这是……”

“哎大小姐你不高兴干什么,这是好事!”

“景仪……”

金凌看着从姑苏千里迢迢来到兰陵的两人,一时心头千言万语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最后终究还是汇成一句话。

“谢谢……”

景仪听了后,拍了拍金凌肩头,对他说到:

“行了,去吧大小姐,金氏还等着你呢。”

“好。”

蓝思追望着他出门时孤独的背影,心中升起了道不明的情绪……像是纯粹的兄弟情,却又像是掺杂了越过兄弟情的情感。

他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蓝景仪,说道:

“走吧,景仪。”

“好的。”

金凌没有辜负自己当时的决心,他刚接手几年来,先是借着江氏的势头慢慢修养恢复,经营着在其它地方的势力。然后清理内部与自己不合的前人的心腹,大洗族中势力,重新掌握族中大权。逢乱必出,得到百姓口碑。慢慢建立起势力网,几年内让金氏重回当年风光。

然而这时的金凌,不过二十出头。

…………

金凌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在一片萤海。

四周天还没亮,夏蝉鸣叫着,打破了夜晚的静寂,为周围的环境填上了几分别样的色彩。

“阿凌。”

一个清脆干净的男声从金凌背后响起,金凌回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好友蓝思追。

“蓝愿?”

“阿凌,你忘了是我约你来这里的吗。”

“我……”

“阿凌,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蓝思追脸上的神色变的严肃起来,他一把抓住金凌的手,像是怕金凌会跑了一样。

金凌望着他的这位好友,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作为仪容仪表都要雅正的蓝氏弟子,此时却没有了昔日雅正的样子。头发有些乱,抹额也没有扶正。一双眸子里透露出的含情脉脉让金凌觉得有几分的不太自在。嘴唇微微抿起,神色异常严肃且认真,像是有什么大事要来临。

“阿凌,我承认,我对你抱有非分之想。想对你行男女之事,想和你一辈子一起夜猎,想陪你喝彩衣镇的天子笑,亲你,抱你,陪着你,与你耳鬓厮磨一辈子,永远不会离开你。”

听到这一番话,金凌十分震惊,眼睛睁大,瞳孔微缩。而蓝思追看到这个反应后,像是有几分失望。

“蓝愿!”

“阿凌,你觉得我这副样子,恶心吗?”

“我……”

“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你要是觉得恶心的话,就当作今晚没有发生这些好了。”

金凌看着蓝思追这副模样,像是有什么东西狠狠扎在心口,一阵一阵的钝痛。

他像是决定了什么,抬起头,看着蓝思追。

“蓝愿,我,我也说不清我到底对你抱的是怎样的想法。是一生的挚友,过命的兄弟,还是双宿双飞的爱人。我觉得你说完这番话后,我彻底明白了,我是喜欢你的。我喜欢你高兴的时候,温文尔雅的时候,喜欢你生气,喜欢你醉酒。看见你有什么困难便会心疼。我想我可能已经越界,超越了挚友这个概念。”

说到这里,蓝思追抬起头看他,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他从未想过二人真的能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以前只是小心翼翼的把这份情感藏在心底,不让别人发觉,也不会让金凌知道。

可是没有经年的痴心妄想,又怎会有这一瞬的走火入魔。①

“所以,我金凌,愿意和蓝思追结为道侣,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阿凌……”

蓝思追漂亮的眸子里弥漫着水光,在萤火的衬托下显得更为美丽。

他猛地一把抱住金凌,泪水滑下脸庞,他狠狠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直到咬出血,也只是为了不让声音发出来。

他将金凌推到地上,手上扒下了他的腰封,然后解下抹额系在金凌腕间。随之褪下自己与他身上的所有衣物。

一夜未眠……

……

醒来之时已是回到姑苏蓝氏的弟子居中。蓝思追正坐在他身旁,衣冠楚楚像是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一夜的颠鸾倒凤让金凌有些吃不消,他感觉下身隐隐作痛,一转头对上蓝思追关切的目光,他觉得那些事也没什么了,主要还是要回兰陵金氏办婚礼的事。

“蓝愿……”他一开口,发觉嗓子有些沙哑,不过并没怎么在意。

“我在。”

“找时间……把婚礼办了吧。”

“好。”

……

转眼,场景便切换成了金麟台。

金麟台上一片喜庆,喜乐的声音充斥着整个金麟台。不知情的人们都在探讨这兰陵金氏是为何要这样大张旗鼓的操办,还以为有什么婚事。而知情人士却不是那么高兴,因为这是他们兰陵金氏家主金凌出嫁的事。一介男子,却已新娘子的身份嫁到姑苏蓝氏,还是蓝氏的家主蓝思追那里。

说到这家主一职,自从观音庙后,蓝曦臣常年闭关,很少出现,一直都是蓝启仁和蓝忘机帮忙看着。后来蓝忘机和魏无羡决定退隐江湖,便去云游了,于是家主一职一直是由蓝启仁帮忙看着。直到前两年蓝曦臣决定,他不顾知情人士对温氏的偏见,让蓝思追继承这个位置,蓝景仪辅佐。于是便有了兰陵金氏家主嫁到姑苏蓝氏家主手里这一说了。

台下坐着许多的人,有金氏的,蓝氏的,也有江氏和聂氏。不管台下坐着是谁,金凌全当这些人是来的宾客,让手下热情招待着。场间充斥着许多声音,道喜,怒骂,议论纷纷。金凌不管这些,只当皆是对二人的道贺。

不一会,蓝忘机和魏无羡来到了金凌这里,顺着人流一路找到在自己卧寝里的金凌。

魏无羡一开门,便看见金凌一身凤冠霞帔,面上上着新娘妆,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

“阿凌,你这是……”

“魏前辈,如你所见,我要嫁人了。”

“嫁给谁……思追?”

“对。”

对上魏无羡满脸的诧异,金凌很平静的说了自己的终生大事。

“阿凌,你不是很嫌弃断袖的吗?怎么……”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好吧,无论发生什么,我和蓝湛都会支持你。”

魏无羡听到这样的答案后,默默转身退出去,去到了姑苏。

很快,迎亲队来了,蓝思追亦是一身喜服,骑着高头大马来到金凌房前。

“阿凌,我来了。”

“蓝愿?”

金凌回头,可是因为有盖头的原因,他什么都看不见。

“阿凌,走,我们回姑苏。”

“好。”

…………

“一拜天地。”

到了姑苏,场面十分热闹,来往的人无不道喜。

金凌与思追来到大堂,走大婚的程序

“二拜高堂。”

金凌听到“高堂”二字后一怔,因为他从小没有爹娘,都是舅舅和小叔叔拉扯大的。所以听到这句话时,他并没有很快就行礼,而是怔在那里。

“放心,我找来了魏前辈和含光君,他们俩能算咱俩的长辈了。”

耳边传来了思追的声音,他便安心拜了下去,可是舅舅的缺席让他有几分不解。

“但是……我舅舅呢?”

“江宗主有事,一会便来。”

蓝思追像是早已料到他会问这个,不用多想便回答了金凌。

其实他哪是有什么要事,分明是顽疾复发一时出不了门而已……

“夫夫对拜。”

“金凌!”

听到熟悉的声音,金凌抬起头来看着声音来的方向。

“舅舅!”

江澄在台下,风尘仆仆的样子显得他面色更加苍白。金凌注意到了这点,但是他这时候去到江澄那里会坏了规矩,所以一时只好按下心中所有想法,去迎合大婚的仪式。

他与蓝思追对拜后,大礼落成,随之便是……

“送入洞房。”

………………

几年后,姑苏云深不知处

“阿凌。”

“蓝愿,你叫我干啥?”

金凌和蓝思追坐在一处草坪旁,身后不远便是冷泉。他们坐在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阿凌,这么多年了,你想养个孩子吗?接手金氏和蓝氏的家主。”

“……我不会生。”

金凌听见蓝思追的提议后,沉默了一会儿,回到。

听到这个回答后,蓝思追满脸无奈。

“阿凌,咱是领养一个……”

“哦……可以。”

于是后来,金凌思追养了一个小孩用来接管金家。蓝家有魏无羡和蓝忘机的孩子看着,放心的很。

小孩子叫蓝忆凌,从小教的很好,继承了双亲的优点,长的也不错没长残。于是自此,金凌思追的日常就变成了带孩子了。

“这样也挺好的,阿凌你说是吧。”

“嗯。”

……

“宗主!在下有要事禀报!”

金家修士慌慌张张来到金麟台上,身上的校服血迹斑斑,像是经历了一场恶战导致的。

台上的年轻家主听到此事后霍然起身,面色变得沉重。

“说。”

“在彩衣镇以东二十里处有一邪祟,蓝家金家都派人过去了,可是……”

那修士支支吾吾,像是避讳着什么。

“可是什么!说!”

年轻家主从这番话中捕捉到了几个词汇,他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

“邪祟太过凶残,派出的修士死伤参半,于是蓝家家主已经带人前往那里了。”

不等修士得到回话,金凌早已腾空而起,御剑往姑苏方向走了。

“蓝愿,他……不能有事!”

…………

姑苏,彩衣镇。

面对这次的邪祟,蓝思追觉得有些许不对劲。

那邪祟他以往并没有见过,看这样子像是当初含光君魏前辈一起合伙杀过的那个东西……

戮屠玄武。

“看来此事并不简单,希望不要牵扯到他就好”

事与愿违,一个时辰后,岁华的剑光在蓝思追眼前闪过。

“看来还是瞒不住他……”

金凌来到蓝思追面前,他看着眼前人狼狈不堪的样子,不禁十分心疼起来。

“蓝愿,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

“我没事,阿凌。”

此时金凌话中早已带着些许怒意,而思追却只是安慰他,告诉他他没有事。

可有些事,终究是瞒不住的……

…………

“阿凌,此事凶险。你大可以回到兰陵不用插手此事的。”

“蓝愿,不求同年同月生,只求同年同月死知道吗。就算死了,也算是合葬在了一起。”

“好……”

那一夜,众修士与那邪祟斗争,死伤过半。

那一夜,兰陵金氏家主金如兰和姑苏蓝氏家主蓝思追双双走进了邪祟的老巢,成功降伏了邪祟。

可是他们再也没能出来……

修士们只能看见那晚,他们相视一笑,随即走进了深处,并未回头,对现世有任何留念。

后来,忘羡领养的孩子在蓝家继承蓝家的家主,忆凌去到金家继承了家主。

十几年后,他来到了当年降伏邪祟的地方。

一壶天子笑,二两桂花糕,祭奠死去的双亲。

金家蓝家依旧风调雨顺,做着自己的修仙世家。

算是不负追凌二人在天之灵吧……

…………

“阿凌要起床了!今天有你喜欢的菜!快起床不然赶不上了!”

金凌突然惊醒,发觉一切都是一场梦而已。而蓝思追早已做好了饭,等着他起床吃饭。

“蓝愿……”

“好了阿凌,不要闹小孩子脾气了,快起床……阿凌!你这是做什么!”

金凌一言不发,将蓝思追揽进怀里,抱了许久不放手……

随后他抬起头,看着蓝思追。郑重其事的说到:

“蓝愿,我……我喜欢你!没有参杂什么乱七八糟的,就是喜欢你!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

“阿凌,我也喜欢你。”

“蓝愿……你不觉得我恶心?”

“不,有你在,真好。”

①: 出自杀破狼名句“经年痴心妄想,一朝走火入魔。”稍加改动,要是很雷的话我去改

追凌七夕产粮活动【一宣】

参加活动了呜呜呜噫!
太太们支持一下!

社区送温暖:

没有刀(吧


追凌七夕糖果小屋:



锵锵!!咱们的七夕活动终于定下来惹!
真是好不容易噫呜呜呜
因为人数刚好够惹所以咱决定开启24h活动!
撒fafa!!!




下面是参与的老师列表!




0:00,【文】一个假人 @一个假人
1:00,【画】盘羊驼 @盘羊驼
2:00,【文】koto鹿薰 @koto鹿薰
3:00,【画】千代 @千代铭
4:00,【文】洛三辰 @洛三辰
5:00,【画】赑玖玖儿 @赑玖玖儿
6:00,【文】樱茉 @木婴草末
7:00,【画】流霜 @流霜
8:00,【画】井 @井
9:00,【文】知秋 @知秋没有追凌会die
10:00,【画】谢之 @谢之
11:00,【文】虞兮 @通缉犯虞兮
12:00,【文】包子 @包子君萌萌哒
13:00,【画】苹果(这位好像没有lof)
14:00,【画】霜雷 @霜雷争鸣
15:00,【文】风雨潇潇 @风雨潇潇
16:00,【文】阿澄 @Sep青阳
17:00,【画】三右 @Sakyo三右
18:00,【画】松野鱼松@松野鱼松
19:00,【文】阿挽 @社区送温暖
20:00,【画】俞道长 @嵛道长
21:00,【画】阿零 @啊啊啊啊阿零p(´⌒`。q)。゜.
22:00,【画】雾里 @☆雾里深山★
23:00,【画】藤桥(这位老师只有微博噫呜呜呜)
题字彩蛋,林余安 @林余安
彩蛋二号,轻歌 @性感沙雕在线弃坑跑路
彩蛋三号,兔仔 @兔仔




更有神秘老师提供的宣传图!你,心动了吗!!我反正心动惹!!!




那么心动不如行动,道友们不如进店坐坐?




大型发廊在线拔头发ww
735776313【暗搓搓宣一下咱的水群】


【忘羡曦澄】他敢吃屎!


ooc预警,十分钟产物不要纠结

魏无羡:我道侣蓝忘机
江晚吟:我道侣蓝曦臣

魏无羡:二哥哥他可温柔了,对我超好。
江晚吟:啧,蓝涣对所有人都温柔……对我也是……(小声哔哔)

魏无羡:二哥哥做的菜特别好吃!
江晚吟:哼,这东西蓝涣也会!

魏无羡:二哥哥他的佩剑特别厉害,挖坑切瓜砍柴啥都行,擦干净又是一把绝世好剑。
江晚吟:你以为蓝涣的朔月不是吗辣鸡!

魏无羡:二哥哥的排骨莲藕汤特别好喝!
江晚吟:蓝涣的菜无比好吃!

魏无羡:我敢和二哥哥天天到天亮!
江晚吟:谁不敢!

魏无羡:他敢吃屎!
江晚吟:蓝涣也敢!

蓝曦臣&蓝忘机:我们不敢!

(姑苏双璧坐在凳子上静静看着自家双杰吵架……吃瓜吃的十分愉快的双壁笑而不语)

给姬友元元k!
诸君吃我一记安利吧

EPOCH.:

是太子(躺)
太子无比可爱但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可以和谋士凑情头???
哇没办法编辑图片的嘛我本来只想发一条的啊哭哭不要嫌我烦啊啊啊啊


做的一个手帐hiahiahia
感谢 @EPOCH. 小姐姐P的图hiahiahia
nice

关于魔道的一点碎碎念……

关于魔道祖师的小想法

最近看了两遍魔道祖师……心里有那么一点小想法……于是决定写出来。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蓝湛因为蓝氏家规和从小的修养,心中的爱从未表达出来。在阿羡暴走而被围攻时,他与众人作对,只为护住魏无羡。后来在被关禁闭时,却得知了阿羡的死讯。他从不给阿羡烧纸。因为这样就等于承认了阿羡已经死了。世人皆知含光君逢乱必出。多半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魏无羡终日与非人一伍。从其口中可得知魏无羡的消息。他问灵十三载,等到了魏无羡。感谢一问三不知。感谢他布下的大局。他把金光瑶布到了局里。金光瑶使莫玄羽得知了献舍这种术法,得以让阿羡重生。让忘机早已死去十三年的心活了过来。忘机为了他做了很多。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偷他偷过的鸡,摘他摘过的枣。涂他涂过的墙,画他画过的妆。种他种过的思追,气他气过的启仁。怼他怼过的江澄,养他养过的白兔。蓝忘机等了他十三年,等来了那句:“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随便怎么你。我想一辈子和你一起夜猎,我还想天天和你上床。”

[蓝:酒很香,很醇,也很辣。大概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喜欢。]

而阿羡也很可怜。为了救江澄在清醒的状态下移丹给他。他从此无法佩剑,只得修鬼道。后来被扔到乱葬岗时,修鬼道也是为了替江澄报仇。那些自诩为正道的人都只是看见了魏无羡用的东西不好,而并没有想过他的心。最后在金家时,为了救温氏姐弟便从此与正道势不两立。他想要过上平静的生活,最后却被围剿。幸好老天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让他和蓝湛最终能厮守在一起。

江澄持陈情寻了他十三年,却只换来了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很心疼江舅舅。他从小好胜心就强。和魏无羡在一起时却处处被压。江家在他几岁时就已经被满门抄斩。云梦江氏的地盘变成了岐山温氏的。为了救阿羡,被化丹手温逐流化了金丹。阿羡给他移丹,他也不领情。最后姐姐为了保护魏无羡死了。魏无羡也反噬死了,他的姐夫金子轩也因为鬼将军的失控死了。留给他的,只有小小的金如兰。后来金凌也去接手了兰陵金氏。魏无羡与蓝忘机归隐。不再过多插手玄门中的事情。最终只是剩下了江澄一人,孤独的当着他的宗主。

辣鸡洋……说真的我不是特别喜欢他。像飞蛾扑火一样爱上了道长。明知是飞蛾扑火,也义无反顾。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换个角度想想,他可恶又可怜。恨不起来了,剩下的就只有心疼了。无父无母,从小为了活下去,便只能这么做了……

[薛: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被握得太紧,已经有点碎了。]

上善若水的道长,最后有那种结局……

[魏:现在才去堵伤口,什么用都没有。晓星尘已经死了,彻彻底底的死了,连魂魄都碎了。]

蓝曦臣和金光瑶仅仅友达,恋人未满。金光瑶一生做尽了坏事,弑师杀父杀母杀兄乱伦什么坏事他没有做过。但是他报复了世界,却独独将蓝曦臣护得滴水不漏。让他还是那个蓝家的谦谦君子。蓝曦臣那么温柔,却失去了世上最爱他的人。

[金: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温氏姐弟明明没有害任何人,明明没有参加任何温家血腥的活动,却被那些正派人士当做仇人。最后温宁变成了鬼将军。

江师姐她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心爱之人,好不容易能和他厮守终生,却为了阿羡,丢了性命……

魔道祖师虽然是忘羡的he结局,但是这些he结局的喜悦,都是由那些be结局的角色衬托出来的。换个角度想想,很是心疼他们……

不过总得来说,忘羡大法好!高举我忘羡大旗永不倒!


第四十七天

此生何幸承其音,曼曼长路特为卿。

  不在你辉煌时慕名而来,也不在你落魄时弃你而去。你是我永远的阿爸。我等着你手捧鲜花,君临天下。然后来接我们回家。

  我等你阿爸。

  第47天,

  等你回家。

致我可爱的特曼阿爸

致我的特曼阿爸:

阿爸,两星期了……你离开的时间……有点长了呢。阿爸,你的微博都长草了,都两米高了,还有好多虫子,该剪一剪拉;阿爸,你啥时候发新歌啊,你只要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保证第一个疯狂玩命给你去打call啊;阿爸,你都好久没有叫过我丸子了;阿爸,这次的漫展你有不去了吗;阿爸,我什么时候可以再看一眼你眼里的星辰大海啊;阿爸,我都装死那么久了,你为什么还不来抱我呢;阿爸,放心吧,我们都很好,都已经会自己照顾自己了呢;阿爸,我厉害叭;阿爸,我今天听到了一个很像你的声音,哄的一下我以为你回来了呢,可惜他不是阿爸你啊;阿爸,我遇到了几个超级超级好的小姐姐,她们一直陪着我呢;阿爸,我经历了好多新鲜事,我都想说给你听。阿爸,我依然在等你君临天下,手拿鲜花,身披金甲,带我回家。阿爸,今天又是想你的一天呢……
(虽然你在三次元出了事情,但我依然粉你,依然等着你回家。虽然你被满汉除名,但是我还是会在封杀你之前天天听你们家长组的歌。没有你,家长组也不复存在了……阿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阿爸我想你了……这次你离开……我……还是选择祝福你吧……)